您的位置 首页 >> 天蝎座

八月十五营养

来源:福州星座网 时间:2021年01月16日

常言道:“八月十五,云遮月;正月十五,雪打灯。”雪打灯,道出此诗写作的景。也许每一首真情释放的诗,都令人难忘,就算是记不清其中细节,但总有一两句会死死地扣住读者的心。

“又下雪了,与以往毫无二致的雪。”“又”字的切入,把诗歌的“情节”转至的中间,再用质朴的基调将“事件”缓缓诉说。父亲与母亲聚少离多,而他们朴实的爱仍然在“没什么特别”的日子里跟着岁月走。“那些年,记忆里,总有下不完的雪”,这样的叹句,平和隐忍,不但没有矫作之嫌,反而令读者的心微微动容。

诗歌源于生活,生活中的真实永远都不会让诗句空洞。十月香樟这首诗最大的特色是实在的情,没有特别注重诗句的出奇,也没有管理着40多位月嫂过多去修饰一些意象,让他们产生极大的跳跃性,一切顺意顺事,顺着质朴的纹理将诗意与情境都清晰地显现在读者面现。让人一读就明了,但明了的时候却又不会让人产生读后忘的感觉,反而被诗里的深情牢牢地挂着。人常说刚恋爱是 ,再来变成亲情,最后一起走过几十年才算上真真正正的爱情,里面”父亲”与“母亲”十来年的光景在聚少离多的情况下也能如此深爱对方,着实是“爱在心上口难开”多情全默默隐化在心与眼之间的星星点点上,作者不用言语来写父亲与母亲多么爱着对方,所有的话都化为动作、表情来一一体现,这样既避免了“自已出口”会令诗句生硬,又能读者的意识到所表达的意思。一个电影,放到最后如果要表现悲的话,一定不会借某个演员之口来说:“我很悲,我很伤心。”这样很令人反感,倒不如把悲附在一些景物,手势上......一切尽在不言之中。

“正月十五这天,父亲来信了”本是新年,却依然没有在一起团聚,个中心酸可想而知,父亲在信纸上草草地勾勒家乡的房子,三两片雪花在上面飘落。“母亲边读信边落泪,屋外也是这么飘着雪”那里的雪飘着,这里的雪也飘着。这让我想起一句诗:“两地相思,一处闲愁。”母亲与父亲的心是一样的,都在系系念念着对方。这两段是全诗的高潮,真挚,朴实,简单的情,在诗中隐着又漏着,十多年的光阴全都泅在一双流泪的眼睛里,纸上印着,诗中刻着,读者内心藏着。

“我在一旁,傻楞楞地,心里老是想着/把雪变成白面啊,白糖啊好吃的/就是不懂父亲想家了”。这段的手法很似于欧阳修《秋声赋》中有句:“童子莫对,垂头而睡。但闻四壁虫声唧加吉尔卡的后蹭唧,如助予之叹息。”那时年幼不明白父母亲的心,如同童子那般,唯只有“雪花儿”能理解母亲。

此诗整体来说,实为感人。以生活为立点,文笔有一定的深度,没有过多的意象,最主要的两个就是雪花和信,却在作者的笔下体现得特别干净,特别深情,外在不动声色,内里却已是万般言语装着。所以说啊!“真”多么难得,我们在写诗中却常常忘记了“真”是诗歌最基本的调子,与其苦思着如何将句子写得出奇、美丽,倒不如反眼看生活中最令人动容的场景。

附作者原我国的原油对外依赖度已经超过50%诗:

正月十七,雪打灯

◎十月香樟

又下雪了,与以往毫无二致的雪

正月十七,仍旧天寒地冻,滴水成冰的

年过了,日子一天天在后边紧跟着

没什么特别的

这雪,让我想起跟母亲在乡下

小时候,过了初四初五,父亲回城里工作了

父母聚少离多,大约持续十来年的光景

那些年,记忆里,总有下不完的雪

正月十五这天,父亲来信了

在信纸左下角,他草草地勾勒出两间起脊小房子

房顶竖起一根烟囱,冒出一缕袅袅青雾

两扇长方形洋窗户贴着福字

房檐儿淌下一排小冰溜儿,门口悬挂一盏灯笼

还有,三两片雪花在上面飘落,飘落

母亲边读信边落泪,屋外也是这么飘着雪

我在一旁,傻楞楞地,心里老是想着

把雪变成白面啊,白糖啊好吃的

就是不懂父亲想家了

共 1427 字 1 页 转(4) 设置首页特色商品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篇文章是对十月香樟的诗作《正月十七雪打灯》的一个全面而具体的剖析,作者着重从意象,主旨等方面对诗歌作了比较具体擦得诠释。看似轻描淡写的点评,实则字字珠玑,与其说是两位文友之间的交流,更像是一位长者对于学生的谆谆教诲。让人们对原诗有了更深的了解和体会。——江南部

南通男科医院哪好
西宁妇科哪家医院好
龙岩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
标签:
友情链接+
福州星座网